唯爱AK

木末芙蓉花:

昨天聊到 如果萌真人 不谈真感情 那兄弟情有什么可萌的
我想了一整天
然后我萌的真就是兄弟情 是界限比较模糊的兄弟情
Loving, gentle and good
就好像春夜 一个漂亮的男孩子站在昏暗的二楼窗口轻轻唱歌
盛开的紫藤萝病毒一样蔓延 爬满摇摇欲坠的窗棱 春风风流 夜光的蝶儿沾花惹草
月儿低头 跟薄云说 你看它们 谁最美啊?
那个一切都还没来得及发生的时刻
是高司令看见石头姐坐在台下 坐到钢琴前面抬手 还没按响琴键的那一秒钟
是老婆不在家 照顾孩子的时候 看见小爷因为换牙而缺牙巴的笑 猝不及防想到他的脸
是三天往返罗马拍大片回来之后倒时差昏天黑地一觉睡到下午三点 起来打开电视 发现里面播着他演的电视剧——抱着女主角说 别离开了 我需要你 他知道那个怀抱的温度和气味 幽幽似一缕魂魄又钻回记忆的尸身
可什么都还没发生啊

真实又勇敢地生活 就注定失败 甚至难堪 因为总是太晚遇见对我们来说比一开始的梦想更加珍贵的东西
这个满是坑的世界一点儿都不温柔

一个未见 他用一首歌来缅怀
见着了 他们短暂拥抱以后互道珍重
一切还未来得及发生
所以一切还有明天
我于是乖乖躺着 往自己身上又撒了两把土

不打tag 拒绝谈人生

评论

热度(41)

  1. 唯爱AK木末芙蓉花 转载了此文字
  2. 伶人短木末芙蓉花 转载了此文字
  3. 孤臣孽子木末芙蓉花 转载了此文字
    瘦了,他瘦了,哇得哭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