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爱AK

【楼诚】 【胭脂泪】 【ABO】

璃可木:

“世人道江南雨天下独,世人道江南雨天下雾,世人道江南雨天下苏,世人道江南雨天下哭,世人道江南雨天下枯,世人道江南雨天下孤,世人道江南雨天下暮,世人道江南雨天下出...”---江南雨




    阿诚定定的看着眼前的小个子,如此鲜明的对比让他一时无所适从。虽然一副刚起床的样子--头发乱糟糟,嘴角依稀挂着哈喇子。一身轻薄丝绸睡衣,阿诚虽看不出什么料子,但只觉得料子隐隐的反光显出了布料的价值。他的手白白嫩嫩指甲红润修剪整齐,相比之下...阿诚动作笨拙,想把自己的手藏起来。一向爱咋呼的明台也是这么直勾勾的看着阿诚。


    “哎呀好了好了,姐姐带你去洗脸刷牙了,你看看你..”明镜絮絮说着便要拉着明台走,明镜拍拍明楼肩膀示意他一会儿有话要说。明楼点点头,顺势看向坐在沙发上显得格格不入的阿诚。“阿诚,刚才的小弟弟叫明台,也是我们明家的孩子。一会儿跟明台去外面玩儿好不好?”明楼大手摸着孩子的后脑勺,这孩子看着太安静,这样明楼逐渐担心了起来。


    再次把明台和阿诚凑合在一起的时候,明台咋呼的让人耳膜隐隐作痛,阿诚依旧呆若木鸡的站着。“去玩儿吧你们俩,哥哥姐姐看着你们,在视线范围内啊!不许跑远,一会儿回来喝橘子汁。”明镜嘱咐完,明台“嗖”的跑远,阿诚依旧呆愣着。“阿诚,去跟明台玩儿啊,去吧。”明楼推了推他,阿诚这才小心翼翼的迈着步子往明台的方向走。


    “哎..”明镜叹口气,“你说这孩子,糟了多少罪,话都不会说了,你看那小手,看着都让人心疼。”顿了顿 “我已经请了医生过来了,先把皮外伤治疗好,你看他瘦的呀,皮包骨头的。”


    “十岁了,不认字,也没上过学。见了人只会怕的往后躲。大姐,我是真没料到咱们家看似忠心耿耿的桂姨竟然把孩子虐打成这个样子。虎毒不食子,如何下得去手。”明楼皱着眉头口气略激动地说着。


    “好了,好歹是让我们接来了,不然活不活得过十岁都不一定呢。既然接来了,那就养着吧。孩子嘛,带一个跟带一群也没什么差别。”明镜拍拍弟弟的肩,笑得很是温暖。“你忘啦?小时候我怎么照顾你的呀?”


   “大姐,我是担心你,你这..”


   “大姐什么都不怕,你要你好好的。”


     在明镜坚定的目光里,明楼也只好哑声了。明镜总是能用这种眼神把明楼的嘴封得牢牢地。多年以后明楼才意识到,明镜每每这样看着他,就像以前母亲看着自己的样子--坚定,温柔,却透着一股不妥协的倔强,用温柔把他的嘴和无数的“可是”的倔强封得牢牢地。


    远处阿诚不放心的回头看看明楼明镜,心里感觉一股力量。这就是哥哥姐姐了么?这个大房子,以后就是我的家了?以后..也可以天天吃饱饭了吧?明镜冲着孩子们挥挥手。明楼看着大姐,紧紧用臂膀环住了明镜瘦弱的肩膀。“大姐,我们一起扛。”

评论

热度(13)

  1. 唯爱AK璃可木 转载了此文字